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8th Apr 2013 | 一般 | (3 Reads)
人生就像一道選擇題,從出生的那一刻起,我們就開始不斷地做著各種選擇。但是,選擇容易放棄難。許多人選擇了“魚”,仍然捨不得放棄“熊掌”。放棄從而變成了一種焦慮和苦悶,變成了一種負擔和羈絆,甚至變成了一種苦難和災難。 懂得放棄是一種人生睿智。人只有兩隻手、一張嘴,能抓住的東西、能享受的美味只有那麼多。所謂“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飲”,專一是忠貞愛情的寫照,也是事業成功的保證。人的精力能力是有限的,從來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全能者”。只有學會放棄,才能集中精力與能力於選項上力求突破,最大限度地獲得比較優勢,安心做事、盡心做事,做成事、成大事。 懂得放棄是一種人生境界。來到世上走一趟,誰都別指望能帶走什麼,但誰都應當考慮能夠留下點什麼。放棄和捨棄是更高層面的選擇,直指內心和靈魂。放棄怯弱,意味著選擇勇敢;放棄享樂,意味著選擇奮鬥;放棄索取,意味著選擇付出;放棄卑微,意味著選擇崇高。而選擇清貧,實則富有;選擇寂寞,實則充實;選擇犧牲,實則永恆。 選擇你所愛的,更要愛你所選擇的。放棄只是手段,不是目的,放棄是為了更好地選擇;選擇不是結果,而是開端,因為選擇容易堅持難。堅信自己的選擇,堅持自己的選擇,放棄才會有意義。作為共產黨人、革命軍人,我們放棄了安逸和享受,選擇了奮鬥和清苦,就要相信奮鬥和清苦的價值;我們放棄了私心和私利,選擇了使命和擔當,就要相信使命和擔當的意義。 選擇是一種睿智的放棄,放棄是一種理智的擁有。

| 3rd Apr 2013 | 一般 | (2 Reads)
早春二月,季節指尖上的一處風景! 我抬頭望去,天空似乎有了別於冬季的灰濛濛,那是一種神秘的色彩,朦朧的淡藍揉進了淺淺的藕荷,又摻進了一絲鵝黃,它有時候看著透明,有時候混雜著有點模糊。早春二月的天空,像一個羞澀的女孩,她到底有著怎樣的思想?每一次的晴空萬里或者陰雨綿綿,都代表了她怎樣的心情?她向我們傳遞的,是否有著關於人生的感悟與生活的真諦? 早春二月的天,陽光是柔和的,像小心翼翼的親吻,吻在了你的額頭,吻在了你的面頰,也吻在了你的心裡。這輕輕的一吻,便明媚了整個季節的笑容,那樹兒笑了,它們褪去了冬日嚴寒的束縛和捆綁,舒展了枝丫,挺起了腰桿;那水兒笑了,冬季封凍著的冰也不再固執,被早春二月的陽光打動了,慢慢的融化了,叮叮咚咚表達著它對這個世界的讚美與喜愛,露出了清清涼涼的水,水的清亮透出了水底的草啊石子,還映出了岸邊樹幹的倒影。抿著嘴兒,燦爛含蓄羞澀的一笑,是早春二月的表情,是獨一無二的表情,無可取代的表情。 描繪著早春二月,我好像看到朦朧中星星點點的綠色,感受到春的氣息像迫不及待的奔跑著的孩子,瀰漫開來。我閉上眼睛,輕輕呼吸,我嗅到了到春味兒的淡香,帶著潮乎乎的草青香氣。 早春二月,我繪畫著,濕潤著我的眸子,我的眸子因此而清澈,臉上的笑容變得明朗,我想我該有這樣明媚清澈的眸子和明朗的笑容了。整個一月,我一直沉溺於充滿悲情的文字,所以,這幅早春二月的明媚讓我心動和喜歡,這樣的明媚所傳遞的是一種永不凋零的春的希望。 畫著這樣的畫兒,我好像已經鏗鏘有力的走在春天裡了。 早春二月的景色儘管沒有四季裡最亮麗的風景,儘管很少有人去思忖它的意義,但我熱愛著它,愛的簡單,愛的真摯。

| 14th Jul 2012 | 一般 | (2 Reads)
  眉毛和人一樣有生長、發育、衰老和死亡的過程。眉毛一生分為生長期和休止期兩部分。它的生長期短,而休止期長,與頭髮正相反,所以眉毛不像頭髮那樣長。

| 7th Jul 2012 | 一般 | (2 Reads)
早春二月,季節指尖上的一處風景! 我抬頭望去,天空似乎有了別於冬季的灰濛濛,那是一種神秘的色彩,朦朧的淡藍揉進了淺淺的藕荷,又摻進了一絲鵝黃,它有時候看著透明,有時候混雜著有點模糊。早春二月的天空,像一個羞澀的女孩,她到底有著怎樣的思想?每一次的晴空萬里或者陰雨綿綿,都代表了她怎樣的心情?她向我們傳遞的,是否有著關於人生的感悟與生活的真諦? 早春二月的天,陽光是柔和的,像小心翼翼的親吻,吻在了你的額頭,吻在了你的面頰,也吻在了你的心裡。這輕輕的一吻,便明媚了整個季節的笑容,那樹兒笑了,它們褪去了冬日嚴寒的束縛和捆綁,舒展了枝丫,挺起了腰桿;那水兒笑了,冬季封凍著的冰也不再固執,被早春二月的陽光打動了,慢慢的融化了,叮叮咚咚表達著它對這個世界的讚美與喜愛,露出了清清涼涼的水,水的清亮透出了水底的草啊石子,還映出了岸邊樹幹的倒影。抿著嘴兒,燦爛含蓄羞澀的一笑,是早春二月的表情,是獨一無二的表情,無可取代的表情。 描繪著早春二月,我好像看到朦朧中星星點點的綠色,感受到春的氣息像迫不及待的奔跑著的孩子,瀰漫開來。我閉上眼睛,輕輕呼吸,我嗅到了到春味兒的淡香,帶著潮乎乎的草青香氣。 早春二月,我繪畫著,濕潤著我的眸子,我的眸子因此而清澈,臉上的笑容變得明朗,我想我該有這樣明媚清澈的眸子和明朗的笑容了。整個一月,我一直沉溺於充滿悲情的文字,所以,這幅早春二月的明媚讓我心動和喜歡,這樣的明媚所傳遞的是一種永不凋零的春的希望。 畫著這樣的畫兒,我好像已經鏗鏘有力的走在春天裡了。 早春二月的景色儘管沒有四季裡最亮麗的風景,儘管很少有人去思忖它的意義,但我熱愛著它,愛的簡單,愛的真摯。

| 16th Jun 2012 | 一般 | (2 Reads)
在這秋意濃濃的季節裡,我伴著頭頂秋陽散射出的溫情波光,如蠶啃桑葉般,蟄伏在這座城市裡不停地遐思這樣的秋天。蠶把桑葉看的很美麗,而我把這樣的秋天當作一位美人看的更愜意,從內到外都透出一種沁人心扉的情愫來。 於是,我情不自禁地把所有的情懷都交給了這個秋天。猶如一個舞者步入了舞池,牽著秋的手起舞。感覺秋天的來臨,好似驀然回首的瞬間,也像品味薄暮的剎那。還未來的即準備什麼,就已經是秋色滿目了。看看那些紅、黃相間的秋色,想想那些紛紛揚揚悄然飄落的樹葉,就知道所有美麗的秋色與秋意,都在向人們展現它遼闊而壯美的畫卷,都在演示一種生命的過程和哲理。在體會與欣賞秋天的景色中,任何人都會擁有一番別樣的心情。 我在想,秋色的艷麗,也許是它生命中最為輝煌的時刻;樹葉的飄落,也許是無法承載這份沉重的成熟;清冷的秋風悄然吹過,也許是把濃厚的情戀留給了綿長的懷念。就連暖中帶寒的秋陽,都在欣賞那金燦燦的掛滿枝椏的果實。我思想秋天的美麗,不僅僅是它的外表,更在於它的深厚內涵。細細地品讀秋天,讀它的一片輝煌與燦爛。深深地感悟秋天,悟它生命歷程的酸甜苦辣。走進秋天就真切地感到“萬美之中秋為最”了。 在這個既熱烈且多情的季節裡。秋天以清冷的風為筆,以陽光的色彩為墨,在大自然中輕輕地描繪。天地間便立刻瀰漫出誘人心醉的豐收氣息,秋天的美麗景色便陶醉了一切生靈。秋天是極為灑脫的季節。當秋風捲起散落的殘黃,漂泊的萎綠時,已經不再是簡單的草木枯榮了,而是另類意義上的生命延續。 此時,你不妨把手伸給秋風,讓那些秋色的精靈們伴著你起舞。 秋天不僅是灑脫的,還是極為含蓄的季節。它已不再追逐春的讚譽,夏的浮華,就那麼靜靜地存在於秋色中。沒有春天的浪漫,沒有盛夏的浮躁,有的只是生命的成熟。我感謝秋天的這種詮釋,這正如人生真正意義上的成熟。沒有堅忍不拔的奮鬥,怎麼能標榜自己人生的成熟呢?牽著秋的手起舞,我不僅融入了這美麗的秋色中,而且也讀懂了這個季節真正的韻味和意義。當頭頂秋陽最後的舞蹈時,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拿什麼來迎接這秋天的饋贈。 如果有一種解脫,就讓我卸下自己靈魂的枷鎖吧!牽著秋的手起舞,讓我們好好珍惜這擁有的一切,燦爛著人生年華。這樣,就可以收穫一個真正屬於自己的燦爛而成熟的秋天。

| 9th Jun 2012 | 一般 | (2 Reads)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著,年齡越大,似乎就覺得時間過的越快。小時候,一個其中考就要等上半學期,可以複習很久很久,每一天似乎都那麼的漫長……現在長大了,考試成了家常便飯,每天,我們都沉浸在作業中,似乎有點喘不過氣了。因為內心壓抑的事情太多,所以,我們決定叛逆,從叛逆中找尋一條出路。恰恰相反,我們的叛逆,被很多人否認著,我們在別人的斥責聲中成長著,自然心中有著一絲憤怒,當那一絲憤怒漸漸長大,就成了人們口中的90後是“不好”的。 很多人都認為90後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但是,請你們仔細想想,我們真的幸福麼?如果說,承受這麼多壓力就是幸福,那麼這幸福嗨喲喲誰要呢?我們只是生活過的好了點,有的吃有的喝……但如果以這個作為束縛我們自由的枷鎖,我們,不要 請你們給我們一絲自由吧,讓我們90後,在這個青春的季節裡活俄更加快樂,讓我們在老了後,回憶起青春時,有一段美好的記憶讓我們記憶深刻…… 讓我們懷揣著夢想,綻放我們最燦爛的微笑吧。

| 5th Jun 2012 | 一般 | (2 Reads)
時至今日,我那日的執著只是為了等待你那曇花一現,那不眠不休的日子只是為了目睹你美好的容顏,那日靜靜地等待只是為了看清煙雨過後那些過往是何如消失殆盡。——題記 為什麼在我字裡行間總是透露出淡淡的憂傷?為什麼在我筆下的愛戀總是以悲劇結局?為什麼在我筆下的主角在現實生活中也是以同樣的結局結束?這是如何一種感覺,我未曾知曉,我只明瞭我的文字裡總是充滿傷感,或許早已習慣用傷感的文字記錄著生活中的悲傷往事,而身邊的那些快樂日子總是與我無關,即使有快樂日子,那些總是短暫的。我未曾想過以文字的形式記錄下這些流年過往。 不堪回首的昨日,純明的天空下隱藏著的是如何一種不堪,埋藏著我們是如何揮淚別離。遵義的天空同樣純明,似乎我們的過往早已了無痕跡,昨日的快樂時光早已被放逐,在不斷流逝,繼而隨時間消失殆盡。如今我們已不再少年,流年的記憶也只是在虛無縹緲的幻境存在,但實際上我們已經過了愛做夢的年紀,即使有不著邊際的想法也只能埋在心底。 韶華易逝,在流年記憶中輕敲我們的心門,而後是演繹著無盡的悲歡離合,最後不得已而離去。 曾經的誓言謊言都隨歲月風乾,時至今日我度過了大學時光最艱難的歲月,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每日都用悲傷的文字變成過往的記憶。而我的感傷都是纏繞著流年的過往。 快樂的時刻我沒有好好珍惜,我一直都沒有想過我們以這樣的方式結束我們這段幸福時光,我一直都想當然地認為這樣的日子存在是理所當然的,我一直都不懂得珍惜,知道它結束我才知道後悔,而這些時光再也難以回來。而今我追悔莫及,可惜都已成風,往事隨風飄散。 或許生活中的傷悲過多,太多的傷感以至於我們無法銘記幸福時光,一直都以無所謂的態度過往一天是一天,最後換回的結局是我們往後的日子滿滿是悲傷,終日是陰雲籠罩。 不是因為寂寞才想你,只是因為想你才寂寞,寂寞的日子都在這陌生的城市纏繞了三個月,一直以來成為我的夢魘,纏繞成悲傷的過往。或許過往太過於悲傷,所以我希冀安安靜靜的過日子,也因為有了寧靜,才戀上文字,喜歡一個人在寢室度過一天24小時的其中18個小時。靜靜地看書,泡一杯茶任由香氣縈繞,抑或是午後,喜歡一個人靜靜地拿著一本書在清水湖畔邊默默欣賞,抑或是找一個無人的角落任由寂寞包圍。 縱然是這樣度過,縱然是以這種方式生活,而埋藏在心底的悲傷卻沒有減弱,反而愈加強烈,或許就如人們所說的孤獨的人再如何度過還是孤獨的,那麼我現在可以用這樣的句子形容我,悲傷的人難逃悲傷的折磨,或許真的就是說我這一類人吧! 如今已是萬家燈火齊明的時候,夜幕已經開始籠罩大地,街區的霓虹燈在不斷閃爍著,我不知道我自己該在何方,自己就一個人孤零零地站在這陌生的街區,霓虹燈的光亮將我的寂寞演繹到極致,將我的悲傷擴大到無窮盡的地步,一時間任由淚水侵襲。 塵世間,過往如煙雲,劃過了就不再依舊,今兒我只能用憂傷的文字續寫我們的故事,將我輕狂的青春時光當成成長歷程一段封塵的記憶。 我抓不住你的美麗,只因為你就如曇花一現一樣,在我生命中匆匆離去,流星劃過天際,我還未來得及許願就已經消逝了,追憶只能藏在我心靈深處,而你未曾知曉我現今是如何一種心境。 或許在很多年後,我們真的形同陌路,或許很多年後我們都忘記我們曾經美好流年,或許很多年後我們忘記曾經的悲傷,這一切都已不再重要。或許是曾經美好的過往只能藏在記憶深處懷念而不能再次重演。 還記得否?我們相依海灘,一起默默許願,在天涯海角邊刻下我們美好的願望。期許著我們能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可是這些都隨我的離去搞得支離破碎,而今我無從瞭解你。 過往終歸是過往,因為太過於淒美,所以讓人懷念,因為太過於憂傷,才讓人傷感。因為懷念,所以才承諾當時光染白了我們的白髮,當我們牙齒都掉光時,我們是否會躺在籐椅上,在午後默默懷念我們青春年少時刻美好過往嗎?默默懷念我們度過的幸福時光嗎?也許當我老去,我的記憶早就衰退,也許我再也不能用我羸弱的身子去動筆記錄流年往事,將你的記憶一筆一劃印刻在A4紙裡,但是我現在還是如癡如醉地品嚐我們逝去時光甜蜜過往,即使是過去,即使滿是傷悲,我也未曾停止過,思念就像惡魔,將我的思緒牢牢綁在與你有關的記憶中。 我一直用微笑掩蓋我的憂傷,用文字麻醉我的思緒,我用袋子收集上空的憂愁雲片,不讓它們隨時間愈發增加,當我打開袋子,發現是空空的,以為我的傷痛已經消失殆盡了,結果我一抬頭,我的天空滿滿是憂傷,壓得我喘不過氣來。 我總是喜歡用眼睛記錄斑駁的色彩,喜歡用眼睛留住美好的畫面,總是與你相互對視,在別離時刻,眼睛落下無盡的憂傷。過往如煙雲,當最後的一滴淚落下時,我將你悄悄裝在我的凡塵記憶中,而你將我從你的記憶刪除。 我在凡塵沙漠裡給你種下一片森林,用你的淚滴繪成美麗的羅布泊,在我小小的世界裡撐起一片片綠洲,從此你就把我的心填得滿滿的。 我們習慣了紅塵的沉沉浮浮,習慣在世俗中尋找生存縫隙,些許時候,我們就蠶蛹般,用厚厚的繭將自己包裹,把自己困死在塵世愛戀情仇中,難以抽身,無法解脫,只能如蠶蛹般,作繭自縛。 小小的花影迷醉了誰的倩影,小小的朵兒風乾了誰的憂傷,蝶戀花,花戀蝶,本來就是千古不變的規律,可是花期已過,蝶影翩躚,花已成泥,滿是落寞。究竟是誰詩意了蝶影,又是誰風乾了花兒,留下的為什麼總是纏綿悱惻的故事。既然已知結局何必開始,留下的滿是傷,或許真的,過往只是青春一道明媚的憂傷而已。 青春的風風雨雨或許只是我們凡塵中一束倩影,走過之後就煙消雲散,留下的只是不切實際的幻境罷了,讓那些過往只成為我們追憶,在午後斜陽,倚坐籐條木椅,笑看庭前花開花落,詩意抒寫美好人生,煙雲過後會是美好的開端。

| 1st May 2012 | 一般 | (2 Reads)
早上,出門時就過了七點半了,爸爸趕緊的催促著寶寶快點兒,要不去幼兒園吃飯時間就短很多了。還好,離幼兒園近,幾分鐘就到了。爸爸在幼兒園門口放下寶寶,寶寶自己提著包,邁著堅定的步伐往前走,然後回頭和爸爸說聲再見,繼續往教學樓走去。因為稍微晚點兒,其他小朋友都進去了,只有寶寶一個人往裡走,雖然看著有點形單,可是寶寶邁的步伐還是看著有力的,提著包,很高興的往教室方向走去。爸爸能感受到寶寶進幼兒園是快樂的,這一刻,爸爸感覺真好。寶寶早上上幼兒園的情緒,會直接影響到爸爸早上的情緒呢,看到寶寶順利的走入幼兒園,爸爸也會感到很開心呢。 往回走的路上,爸爸還在想寶寶不願意去幼兒園的那些早晨,尤其是開始的時候,走到路口轉彎的時候,又是哭著喊著不去幼兒園,要找爺爺和奶奶。經過這三十多天的去幼兒園,寶寶已經適應了要在每週一到週五上幼兒園了。爸爸也跟寶寶說,只要好好上幼兒園,爸爸會每週六或者週日帶寶寶出去玩的。這個週六有個講座,爸爸報名了,週六還有足球可以看呢。寶寶說了,她也要去看球呢。我們生活的城市中,到處都充滿著讓我們好奇的東西,用我們生活的空隙,每週到一個地方,詳細一定會大有益處的。 今天說點幼兒園門口的眾生相吧。寶寶幼兒園裡有幾對雙胞胎,有一對龍鳳胎呢。一對戴眼鏡的雙胞胎,每天早上都是她爸爸開著小車送呢,車停下了,她們的爸爸就下車抱下一個來,接著再抱下來,看著兩個閨女進了幼兒園門口,這位爸爸接著就開車走,別看兩個孩子是小班的,還挺省心呢。每天早上都會看到孩子在幼兒園門口哭,就是不進幼兒園的。今天早上,爸爸送寶寶進幼兒園之後,還看到一個媽媽在和自己的抹著眼淚的孩子講道理呢,看門的大爺說這位都來十分鐘了還沒進去呢。看到的更多的是:小班的小朋友趴在爸爸媽媽的肩膀上,臉和大人對著,眼簾出還掛著淚珠兒,往後看著,就是不從背上下來呢,誓有我不下來,你耐我如何的架勢呢。當然還有送完孩子之後不願離去的爺爺奶奶們,都在研究著幼兒園的菜譜呢。 早上,奶奶又問起今天寶寶上幼兒園的情況呢,奶奶說了,前天晚上跟寶寶說了,去幼兒園不要哭了,哭也得去,那哭還有什麼用啊?再說了,寶寶去幼兒園學了這麼多東西,回來還教爺爺奶奶呢,以後就不哭了,好不好?奶奶說寶寶聽進去了,使勁的點頭答應了奶奶以後去幼兒園就不哭了。奶奶一直說,寶寶就是個有主張,信大人說話的小孩兒,雖然沒想到寶寶剛上幼兒園的反應,但是,相信寶寶會很快適應的。奶奶的話,說的真對來。寶寶的表現是越來越好了。 週一,接寶寶的時候,看到老師送出來十來個孩子,與寶寶班裡的小孩數相差不少。原來,寶寶班裡好多小朋友都在學畫畫呢。寶寶說他們學完畫,然後爸爸媽媽再來領。爸爸就問:“寶寶呀,你是想讓爸爸媽媽早來接你呢,還是你也學畫畫,爸爸媽媽晚點兒來接你啊?”寶寶沒有思考的說:“我想爸爸媽媽早點來接我,我不在幼兒園學畫畫。”路上,寶寶還跟爸爸說:“小朋友都說自己的小名呢,施**容叫榮榮;王**雅叫丫丫;初**蒙叫濛濛,爸爸我決定了,我就叫晴晴了,不叫寶寶了。”看來寶寶在幼兒園和小朋友聊天,聊的還有趣,很有主題性呢,都談到各自的小名了呢。總之這些,都是為了寶寶開心快樂的成長,高高興興的上幼兒園,度過這美好的幼兒園時光。 文章來源:TongueTied |印象地板沙龍 | 鄢烈山的BLOG |木子李 | 柯以敏 |劉冠廷 Will 健康塑身專家 | 魚順順 |Mike's e-journal | 胡因夢的BLOG |陸天明的BLOG |

| 27th Apr 2012 | 一般 | (2 Reads)
我總是默默在心裡對自己說:“要學著堅強,長大的人不能輕易讓眼睛閃著淚光。”回家路上,總是習慣性地上了車挑一個最最靠窗的座位坐下,然後默默地望著車窗外飛逝的景物發呆,一句話也不說。我不是很喜歡這一路的風景,像是綠色的重複,偶爾幾片荒蕪的沙地,下過雨的泥黃就成了調色的素材。綠色,復沓的綠色,一段又一段的,低矮的雪梅、成排的不知名的樹,剛抽芽的嫩綠,還有青蔥、翠綠、深綠、暗綠,偶爾還有夾雜著枯黃的…一路的建築物,有別墅、高聳的房屋、廠房、平房,還有空寂的黃沙地…而這些,並不是最吸引我的。 我想看的,是路經鐵鋪某個小市場那路兩旁的幾十棵木棉樹。大都已經開花了,火紅的花朵掛在枝幹上,有些掉落到樹旁的小鐵棚上,摻和著掉下的黃葉,靜靜地躺著;有些則掉到地上,被路過的人踩踏,和著雨後路上的泥濘;還有的直接是枝幹上掛著零點的幾點紅,將所有的畫面抹得滄桑……可是,我還是懷念蘇北的火紅的木棉花和六月前滿天雪白的飄絮,看到木棉花,我就想起蘇北,感覺那裡的木棉花開得最好最艷最紅,還摻雜了青春年華里凋謝的歲月,這不正是我們這群惜憶孩子最珍貴的念想嗎?我也不知道為何總對蘇北戀戀不捨,當年還不斷取笑著蘇北SB的校徽呢,可現在,留給自己的卻是無盡的回憶與珍愛。想起蘇北,眼眶就會不自覺地泛紅,這是何時開始鑄成的習慣?司機把車停在路邊,逕直走去買腸粉了,留下車裡稀疏的幾個人。兩個中年婦女不斷謾罵著司機的瀆職,而我只是靜默,連頭也不轉,只在心裡怨怪司機不把車停在木棉樹下,好讓我有多一點觸碰回憶的奢望。 初春的天總是泛著寒氣的,何況這兩年多變的天氣。千果山前,寒風傾襲,我一直等著18路的到來,凍得瑟瑟發抖,只怪自己衣裳單薄,還怪司機的不稱職。等著陰暗的天落下帷幕,最後大地沉浸在黑暗裡,剩我獨自一人與泛黃的路燈作伴。忽然滿腹的委屈想要宣洩出來,意識到自己此時仍站在路邊,於是用手抹抹眼角,提醒自己要堅強。原來,頭早已被風吹得疼痛… 文章來源:偽藝術愛好者的BLOG |Richmond Report | 白雪公主的公主屋 |親艾的四丟比 | Eldora,早晚好 |毛戈平的BLOG | 章金萊(六小齡童)部落格 |紫羅花園夢幽幽 | Dave Copeland |可人--健康之友 |

| 20th Apr 2012 | 一般 | (2 Reads)
HR Liz沒有想到,「兔死狗烹」的古老典故會在她身上上演——在協助公司裁掉了100多名員工後,她自己也收到瞭解聘通知 HR們的痛苦,自然有體恤部屬或精於算計的老闆看在眼裡,於是,一個新職業在危機中興起——一些「職業替身」,專門被一些大公司僱傭來代替HR做「醜人」。這種「職業替身」被空降到公司裡,出面操刀裁員,事成之後,再被公司「開」掉以平「民憤」,領一筆不菲的報酬走人 「職業替身」被用於處理一些比較敏感和棘手的裁員行動,如大規模的裁員、涉及企業中高層人事和內部架構變動的裁員等。這樣的裁員機構對外一般以「項目組」、「戰略改革委員會」之類的名頭出現 Liz沒有想到,「兔死狗烹」的古老典故會在她身上上演——在協助公司裁掉了100多名員工後,她自己也收到瞭解聘通知。 Liz原是上海一家韓資網游公司的HR(人力資源專員)。網游本屬於反經濟週期產業,但不幸,公司沒能把握好機會,老的遊戲生命力下滑,新的遊戲還沒有出來,導致公司盈利下滑20%。結果,300多人的公司要裁掉100多人。 她沒有直接操刀裁員名單的擬訂,她所做的是把每個員工的工資單據、法律事務文件等資料進行匯總,提交給HR經理,為裁員準備「彈藥」。 直到宣佈裁員當天,名單都還保密,只有副總和HR經理知道。那天上午,每個人都預感到有事情要發生,大家都坐在格子裡等電話,接到電話的人會被叫進小會議室,與HR聊上大概10分鐘。 10分鐘後,一些人開始收拾自己的電腦,一些人的登錄密碼已經失靈,一些人抱著紙箱出門。 第一批中彈的是試用期員工和合同到期員工,約有三四十人,分別是半個月薪水和N+1的補償方式。 數月後,最後一批被「處理」掉的,是公司原有的8個HR中的4個,包括Liz。「只花了2天時間,沒有安撫,活兒幹得乾淨利落。」 Liz評價自己那幾位倖存的同事幹得很「專業」。 「大規模裁員後,自然不再需要這麼多的人力資源專員。」Liz沒有像許多被裁的女同事那樣當場哭起來,她很早就明白自己的命運在所難免。 「一切皆有可能,也許明天被炒掉的就是我。」臨別時,HR經理握著她的手苦笑說。 蕭條之年,那些在一線直接操作裁員和減薪計劃的HR們,每天都有無數的悲歡離合在上演。在這個不少人朝不保夕的年份,他們似乎手握生殺大權,卻往往連自己也無法主宰。 「替罪羊」和「兔死狗烹」 「台下的HR,有多少人最近忙著裁員的?」4月4日,在一個主題為「經濟危機下的HR」的小型討論會上,中歐人力資源管理研究會副會長高航發問。 3位HR猶豫片刻後舉起了手。 「你們不要不承認,我知道你們的公司或多或少都有裁人。」高航對零星舉手的結果表示不相信,「你們中很多人會比過去忙,忙著裁員,同時總部要求你們調低工資預算,減薪;還有一些人變清閒了,因為不需要忙招聘了。」 Wendy是第四位舉手的人,她是一家世界500強科技企業電子材料事業部的全球人力資源經理。在2008年的第四季度,Wendy參與操作了公司的裁員計劃,「涉及在美國、德國、韓國和上海的工廠,主要是銷售人員和操作工人。」她說,「過去6個月經歷的事我過去從沒經歷過,連著幾個月做這樣的事,我苦惱至極。」 考慮到公司形象,Wendy後來盡量採取放長假、輪崗等柔性措施代替裁員,從而結束了自己的噩夢,但她還是會常常想起全球裁員潮中一件人倫慘劇:加利福尼亞一對有4個孩子的夫婦雙雙被裁員,做父親的因此殺掉了自己的孩子和妻子,然後自殺。 她還知道,去年10月14日,硅谷一名被裁的產品測試工程師開槍殺害了公司67歲的HR以及CEO和運營副總裁。 這些故事讓中國的HR們感到緊張,「最近向我咨詢裁員技巧的HR太多了。」上海一家人力資源師培訓中心的培訓師告訴記者。 也有不少HR在摸索自己的技巧。在廣州珠江新城信合大廈一家公司做HR的何經理,近來四處打電話托熟人幫忙給一個朋友介紹工作。 事實上,該「朋友」是公司在年前炒掉的一名員工。「雖然是奉老闆之命行事,但畢竟是通過自己的口說出來的,難免心有愧意。」何經理無奈地說,「他上有老,下有小,是全家人的經濟支柱。」她希望通過在年後幫他找到新工作來消除怨恨。 「HR只是替罪羔羊,裁員是老闆決定的,而醜人卻全讓HR給做了,」同為HR的Rachel說,「我們並不想做醜人,希望員工都能多多理解和體諒。」 當然更殘酷的,是在做完「醜人」之後,再遭到像Liz那樣的結局。 「職業替身」們 HR們的痛苦,自然有體恤部屬或精於算計的老闆看在眼裡,於是,一個新職業在危機中興起——一些「職業替身」,專門被一些大公司僱傭來代替HR做「醜人」。 這種「職業替身」被空降到公司裡,出面操刀裁員,從裁員方案制訂到執行一手包辦,事成之後,再被公司「開」掉以平「民憤」,領一筆不菲的報酬走人。 蕭東樓就差點成為這樣的「職業替身」。他現在是廣州一家大型投資集團的人力資源中心總經理。 數月前,有家來頭很大的公司通過獵頭找到他,「承諾給我的薪水,超過我自己預期的3倍」,這讓蕭很詫異,他一再追問,對方才亮出底牌——這個職位是用來裁員的,完事之後,短則幾個月,長則一年,就會被開除掉以平「民怨」。 蕭東樓在圈內打聽到,這些「職業替身」跟某些獵頭公司簽有長期協議,被用於處理一些比較敏感和棘手的裁員行動,如大規模的裁員、涉及企業中高層人事和內部架構變動的裁員等。這樣的裁員機構對外一般以「項目組」、「戰略改革委員會」之類的名頭出現,「職業替身」就在裡面擔任組長或副組長。 「一個HR裁員時如果處理不好,尤其是對中高層職位變動把握不得當,就可能引火燒身,給個人和公司惹上大麻煩。」蕭東樓介紹說,這種情況下,企業如果不願犧牲掉自己多年培養的HR,就會讓「職業替身」上陣,他們必須在規定時間裡幹完活,然後拿錢走人,因為有言在先,一般不會有什麼糾紛,彼此心照。 「到了後來,大家就有預感了,如果公司裡忽然進駐了一個什麼項目組,就可能是『職業殺手』到了。」蕭東樓說。 蕭最終沒有接受那家公司的僱傭。「一個是不願幹這種短期職位,另一個是出於道德上的不安。」他說。 危機年的人力新思維 「每個企業的裁員都不一樣,各個國家的裁員文化也不一樣。」王偉傑現在領導在上海的人力資源前沿網,他此前是上海市勞動局的一名官員。 他總結說,歐美企業喜歡閃電式裁人,乾脆利落,現在越來越多的中國HR們在學習這種方式。日本的HR們則喜歡先將對方職位架空,工資獎金照發,對方感到無用武之地,便會自動辭職。 但在很多中國人看來,沒事可幹還能照拿工資並不是件很壞的事。「所以現在在華日資企業對中國員工只好採取另外的裁員方式。」 「現在上海市的政策是裁員20人以上必須報告。因此,現在上海一些企業的HR盡量避免單方面裁員,而更多地選擇協商解除勞動合同,「這樣就不需要報告」。 儘管有很多取巧的解決方案,但在蕭東樓看來,再成功的裁員,也難以避免對企業的傷害,包括社會形象和人力財富等無形資產的損失。 蕭在他新出版的職場小說《獵頭局中局》中描寫了大量有關裁員的殘酷場景。他認為,冬天總會過去,企業還要發展,HR們是時候反思,在危機時期應該採取什麼樣的人力資源策略,才真正有利於企業的長遠發展。 「現在很多國內的HR不稱職,沒有替老闆想過這些問題,只知道奉命行事,交出來的裁員計劃只是簡單地告訴老闆誰拿了多少錢,裁掉這傢伙可以省下多少。」蕭東樓說。 蕭自己最近頗為自豪的一件事是勸說自己的老闆趁低谷時期人才廉價的機會挑選了一批新人充實旗下一家子公司。「那家公司原來人力成本是1000萬,通過調整,成本還是1000萬,但因為用便宜的價格配置了更好的人才,人力資本變成了1500萬。」 「當老闆說要裁員時,不要馬上執行,要首先問一句『為什麼?難道沒有別的途徑了嗎?」Wendy說,在一些人力管理和培訓成本占總成本比例很高的行業,比如金融業,以帶薪假期等方式替代裁員,將人才「雪藏」起來,將在下一個經濟回升週期裡為企業節省新一輪招募產生的時間和金錢成本。 麥肯錫在2008年年度報告中也認為:「為了確保企業目前的盈利能力和未來的競爭力,有必要把通過削減成本而解放出來的一定比例的資本,重新投資於精心策劃的招募計劃和重新設計工作崗位的努力中。」 或許,危機會促使他們為自己,也為公司的未來做更深遠的思考。

Next